A异常症

IGOT7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Girl's Hobby/OS

拖了四个月 唉

设定天雷滚滚 包括女装/dirty talk/(有后续的)419

很污……大家随便看看吧

不适勿入 不喜勿喷……

以上

ps:我做到了月更,谢谢大家对我的容忍。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28a40211-493b-4076-9dfd-3e4b652f9605/c2e72d6b832dc279c43a53aeb43f8b40

Happiness SP/OS

你们夜爸happiness的番外 再写不完湛哥就被扫地出门了

欧欧西 有不可描述剧情 逻辑混乱 大家将就看…………

成濑领x御村托也

还是那句话 不喜勿入,不适尽快退出ㄟ(▔  ,▔)ㄏ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40366ff4-a6fd-43b6-ba5d-221a444e0a54/8d1ab07545a97e33c05bbf33689f9a7d

Video/AIS

大家好

是我

又是三劈 没错

I是哪位自行体会

不适勿看 不喜勿喷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415625db-eb42-420b-b7bb-61980c48913f/8c4644ed48ce5fcf72345815c6ee0bb8

(又名:大野智is watching you、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之大野智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条鱼)

Lose head/OS

成濑领x影山

R18

ooc 全文4k字






他们都是理性的怪人。

一个被复仇蒙蔽了眼睛,看似纯净的瞳孔深处是绝望的黑暗,;一个被极高的职业素养所束缚,用头脑代替心灵思考。

而此刻理智被欲望和悲伤冲破,七零八碎地逐渐在脑海里烟消云散。影山被成濑领死死地扼住手腕,燕尾服被丢到床下,衬衫被扯掉了两只扣子露出胸膛,西装裤被强行扒了下来,内裤挂在纤细的脚踝上,而修长的双腿被屈辱地分成M字,白皙的腿侧已经被蹭得泛红。

他想愤怒,想要推开他并且狠狠地讽刺他一通,可是影山只是咬着嘴唇,因为随着成濑冰凉的嘴唇落在他唇角上时,还有几滴水掉在了他的脸颊上。

他在哭。

明明动作并不温柔,但是是小心翼翼的;明明在做着不堪启齿的事,那眼神悲伤得仿佛一只被遗弃的小动物。明明,他很爱他。

所以影山没法反抗,也并不想反抗了。他突然轻轻挣扎起来:“领,放开我。”

“影山,不要原谅我……”

成濑松开了钳制着影山的双手,清澈的嗓音里混入了杂质,却显得越发色情,“我是个罪人,而我的命运就快要结束了……”

成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环上背的双手哽住了喉头,影山不说话,只是抱紧了他即将逝去的爱情。而成濑,那个坚强到怪异的律师,此时像个孩子一般哭得更加伤心。

他知道,影山不会去阻止他,甚至影山从不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是正确、合情合理的,而事实就是如此。他们的灵魂相爱,却背道而驰。


开玩笑的 我哪有时间写4K字……
愚人节快乐✧٩(ˊωˋ*)و✧

人体彩绘/OS

画家智(30)x少爷翔(15)

R18,用词直白,dirty talk有

不适慎入,不喜勿喷。

以上。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1c7350a6-336c-4378-b887-eb735d8968d6/e9d64fc1395313e4eee5c0b5be7caeee

逆流而上/AS

本来想写一发畅快淋漓的大干特干,奈何宝宝腰疼。


就写了篇小言,情节老套文笔也不咋地,辛苦祖哥给我捉虫(虽然没几个虫)。


相叶桑33碎生日快乐~


以上。




逆流而上/AS


AU设定,调酒师Ax大学教授S




1


平淡无奇的周六,除了加班没再发生什么让人心情糟糕的事情。樱井翔坐在办公室里噼里啪啦地按着键盘,不时伸手从桌子上的玻璃罐里拿一颗糖塞进嘴里,在他第十三次伸手去拿糖的时候摸了个空,樱井翔叹了口气,打下最后一个句号认认真真地署上名字。


办公室的门响了一声,樱井翔抬起头看了看连门都不敲大大咧咧走进来的人:“nino,怎么了?”


被称为nino的是樱井负责任课的经济学隔壁金融系的讲师二宫和也,年纪不大却早早就拿到了讲师的资格。看天色早已黑得只剩几颗稀疏的星星挂在夜空中,看二宫这幅有些疲累的样子也是刚结束了加班的工作,说话时却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翔桑,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在法国是很厉害的调酒师,回来日本了,请我去bar里坐坐,一起吗?”


樱井翔想了想,也是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去喝过酒了,便点头同意。反而对二宫口中那个很厉害的调酒师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那家bar叫做lapin,是兔子的意思。店面不大,进门就是一个长长的吧台,前面列着几只素雅的木椅。樱井他们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几对情侣,窝在角落里暧昧的咬耳朵,也有形影单只的人,翻着书品酒也不显寂寞。


那栗色头发眉眼清秀的bartender站在吧台后面,规规矩矩地穿着三件套,却把衬衣的袖口挽到手肘,一双骨节分明修长但不薄气的手交叠在身前,双腿合拢站的笔直,看着二宫进来时杏眼一亮笑得没了眼白,把他们两人引到吧台前落座。二宫也不急着要酒,把那调酒师介绍给樱井:“翔君,这就是相叶桑,虽然是个笨蛋但调的酒真的没话说。”又对着被称为相叶桑的调酒师介绍樱井,“这是樱井桑,是和我同一所大学经济系的教授。”


调酒师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相叶雅纪,请樱井桑多多指教了。”


樱井翔礼貌的点点头,“樱井翔,也请相叶桑多关照了。”之后又笑着补上一句,“我的酒品不太好。”


在仔细询问过樱井翔对鸡尾酒口味,种类等要求以后,相叶雅纪转过身去从酒柜中拎出了几瓶基酒。樱井翔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回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关于调酒师的漫画,漫画中女主角会让调酒师按照她今天给人的感觉或者心情调制一杯鸡尾酒,而调酒师也会不负众望地调出姑娘心中的“神之一杯”,樱井突然开口发问,“相叶桑,如果让你根据我今天给你的感觉来给我调一杯酒,你会调什么酒?”


相叶雅纪明显是被问到了,往雪克壶里夹冰块的动作明显一顿,随即笑着回答,“如果樱井桑真的要这么问的话,那大概你要失望了,那些凭借看不见的复杂感情调酒的bartender大概只有漫画里才有的。”说完他便不再说话,把各式各样的酒按照比例混合摇匀,冰块和液体在不锈钢容器中哗啦哗啦地响,调酒师毛茸茸的声音在樱井翔的心头响。


对这个调酒师,也不是没兴趣了。


2


后来就算二宫不在,樱井翔也会时不时地去lapin坐坐,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樱井还是会让相叶根据他今天给人的感觉调一杯酒,而相叶只是笑着摇摇头,问他今天想喝什么口味的,有时相叶雅纪被他问得烦了,会坏心眼地调一杯杀人于无形之中的烈酒,入口柔和芳香,第二天起来却让樱井头疼欲裂,不得不请上一天的假在家里解酒。


从此樱井翔知道了调酒师惹不得,但那个问题还是每次都会问。


十一月底的时候东京已经变得很冷,以前在高中时和樱井二宫他们一起搞过乐队的朋友过生日,相隔将近十年之久的重逢让几个大老爷们差点在居酒屋的包间里抱头痛哭。那朋友叫做大野智,在他们高中时代也算个名人,学习科科挂零,却画的一手好画,唱歌嗓音通透宛如天籁,舞蹈也极有灵性,现在也是个颇有名气的插画家,奔三的人了脸还是年轻时那样,只是被岁月磨去了不多的棱角,显得圆润又可爱。


是啊,樱井想。谁没被磨掉过棱角?回想他的学生时代,染发打架打耳钉穿脐环做尽了不学好的事,却还是步回了正轨成长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人。樱井的脑海里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相叶雅纪,作为调酒师他的技术和职业操守无可挑剔,作为朋友他也愿意分担樱井翔的苦闷并有独特的解决之道,可是作为他自己呢?作为那个相叶雅纪呢?樱井翔不知道他的过去是不是也一度叛逆过,迷茫过,为某些事苦恼过——然后变成如今的相叶雅纪。


樱井翔急忙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袋,拿起筷子眼疾手快地从烤炉上抢走一片刚烤好的牛肉。


散伙之前还有人提议去续摊,但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气温也越来越低,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各回各家了。


樱井翔原本也是想回家的,但是走着走着就走上了与自己家相反的一条路。冬夜寒冷的空气把樱井呼出的热气变成一阵白雾飘散,他紧了紧衣服,又把围巾多缠了一圈,加快了脚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太冷的缘故,lapin里今天只有相叶和另一个调酒师在。樱井推开门的同时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把相叶吓得不轻,急忙把他拉进吧台里面靠近暖气的地方,伸手用相对来说比较暖和的手心捂上樱井通红的脸颊,“翔君,你是笨蛋吗?这么晚又这么冷就不要来了……”


还没等樱井想好怎么回答,相叶便去热了一杯红酒给他,一杯酒下肚樱井身上的寒气也被祛了七八分。他拿着空杯子想要还给相叶,却看到相叶穿上了风衣外套正和另一个调酒师说着什么,然后朝着他走来,拿过空杯子放在吧台的水池里,不由分说地拉起樱井的手腕往外走,“翔君今天就不要喝酒了,请你去吃关东煮吧。”


出了酒吧走到半路樱井翔才发现相叶仍然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腕,樱井不太自在地挣扎了一下,相叶这才尴尬地松开了手。两个人一路无话地走到了卖关东煮的深夜小店,浓郁的汤汁咕嘟咕嘟地在锅里翻滚着冒泡,食材的香味毫不吝啬地勾引着人的食欲,樱井翔咽了咽口水,毕竟吃是人生头等大事。


两人要了最普通的啤酒,相叶要了份炸鸡,而樱井把关东煮里所有的贝类都点了一份,吃得毫无形象可言,脸颊像只仓鼠一样撑得圆滚滚,还不停地说着好次好次我真的是超级喜欢贝类。相叶也只是笑着,不时伸筷子去抢一个被煮得松软劲道的贝肉尝尝,樱井也不恼,把刚才路上的一点尴尬全都抛在了脑后,大眼睛亮闪闪地问他好不好吃。更多时候他只是看着樱井,眼底闪过的情绪复杂而深沉,他合了合眼,再睁开时又是往常那幅温和的眸子。


最后樱井吃饱喝足了,在居酒屋喝的清酒,相叶给他的热红酒和啤酒一起上了头。两个人出了店,沿着路边慢慢的走,樱井的脸颊被酒劲和风染得白里透红,相叶看着看着就移不开眼。樱井微醺的时候仿佛比平常更要活泼一点,缠着相叶要他讲讲在法国的趣事。相叶就给他讲他以前工作的酒吧,动不动就罢工的工人,街头卖艺的行为艺术家,最后相叶雅纪说,法国是浪漫之都,一开始我去的时候都不习惯看到情侣在路边若无旁人的接吻。樱井就问他,那后来呢?你也在路旁当着所有人的面吻过你的女孩吗?


相叶笑着摇头,看着樱井的脸鬼迷心窍地按住他的后脑吻上那两片冰凉的嘴唇,樱井被他这突然的动作惊呆了,但更让他感觉惊讶的是他竟然不觉得反感,嘴唇相贴的感觉意外的好。


过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樱井觉得,其实也就停顿了那么几秒钟,相叶才松开他,脸颊上有可疑的红晕,支支吾吾地开口:“现在有了,不过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的也不是女孩。”


樱井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点了点头。


3


樱井翔回到家,几乎有些浑浑噩噩的躺上床的时候才明白过来,他刚刚被那个调酒师亲了,还说了疑似表白的发言。


而他也没推开他,也没拒绝他。


樱井好像已经很久没体验过心动的感觉了,自从大学生活开始到现在,樱井不是忙于学业就是忙于工作,几段恋情也只是以不欢而散告终,后来渐渐地樱井不再试图去对别人产生喜欢或者爱恋的感情,把自己锁在忙碌的工作中,闲暇之余去独身旅游,也乐得自在。就在他觉得这样下去也不错的时候,相叶雅纪闯了进来,对他伸出了手。


可是樱井翔怕了,他自认性取向是再正常不过的,而相叶看起来也不像是个gay,但邪门的就是刚才相叶雅纪吻他的时候,他的心跳的飞快,说是小鹿乱撞一点都不为过。


可恶啊,都是因为这个相叶雅纪,该死的调酒师。


樱井翔后来就没再去过lapin,他怕见到相叶,但是他又想见到相叶,他害怕恋爱的无疾而终,又期待着恋情的开始。他选择试图用时间淡化对相叶雅纪莫名其妙的感情,但是相叶雅纪的名字偏偏就像烙在他心头一样没法忘记。


“翔桑,你最近看起来很魂不守舍啊,吃不饱吗?”自那过去之后有将近一个月,临近年关的时候二宫把他约了出来,地点不在lapin否则樱井翔也不敢应约,二宫看他这样和另一边的调酒师最近的异常状态决定推他们一把,费用另算。


“不……”樱井翔说不出口是因为不敢答应相叶的表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二宫也不在意,继续说到,“相叶氏还问我,‘翔酱怎么不来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说到底,你们俩发生了什么啊?”


樱井几乎可以想象出来相叶雅纪一脸委屈地和二宫说这话,可是他笑不出来,让他委屈的可不就是自己吗?没有好好说出拒绝的话,还丢脸的不敢见他。


“……算了,你不说也无所谓。”二宫和也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反正我要告诉你的是,相叶他要回去法国了。”


樱井猛的抬起头来,眼睛里先尽是迷惑和惊讶,又慢慢暗淡下去,小声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二宫说,在法国对他有恩的师父决定把酒吧托付给他了,要他回去接班。说完又自顾自的抱怨了一句,明明那么多出色的调酒师为什么非得相叶氏不可啊?


其实他是懂的为什么非相叶不可,大家都是懂的,只是二宫这句话是说给樱井听的,意思是如果你去挽留他的话还有可能。樱井也听懂了,他不是一个笨人,只是一个犹豫不决,缺少向前踏步的勇气的胆小鬼。


二宫也不是会再多说的人,该帮的他已经帮了,接下来就要看他们两个的造化了。


4


离相叶雅纪日本到巴黎的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小时二十七分钟,樱井的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他的人生本应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意外的,按照樱井的性子,他是不喜欢意料之外的变动的,可是偏偏这个变动对他来说并不坏,只要他鼓起勇气踏出一步,那条线外就是他所没触及过的世界。


樱井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还剩三小时十二分,他懊恼地揉乱了头发,又不得不去整理好它们,出门的时候只剩两小时五十分了。从樱井家开车到机场的路程不算近,可偏偏路上飘起的小雪使交通出现了拥堵,在等红灯的时候他想,去他妈的规矩和胆怯,他只想要相叶雅纪。


最后到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只剩不到半小时,他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掏出手机给相叶打了一个电话,意外的很快接通了,那边的相叶听起来也很惊讶,小心翼翼地叫他一声翔君?樱井翔没什么好气地问他你在哪儿,相叶犹豫了一下报了一个候机厅,樱井挂了电话就往那儿跑。


见到相叶的时候樱井翔气喘吁吁的扶着栏杆看着不远处靠着行李箱不安张望的人,相叶回过头也看到了他,拖着行李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只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樱井气还没喘匀,拽住相叶雅纪的衣领,“你不能走,你别想就这样逃了!”


相叶也不挣扎,苦笑一声,“逃了的不是翔君吗?”


樱井被他一噎,那点气势散了个尽,也松开了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垂着脑袋,“我不会逃了…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不去法国了好吗…我……”樱井顿了顿,用尽勇气把后面的几个字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


相叶仿佛也没料到樱井会这么说,愣了几秒钟,随即眼中就有喜悦在升腾。他放开行李箱的拉杆,转而紧紧抱住樱井翔。


人生没有意外就不算完整的人生,如果害怕结束就不去开始就不会拥有幸福。樱井也伸手环住相叶的背,两个相拥的男人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可是谁也不去在乎那些。


相叶撕掉了去法国的机票,跟着樱井翔回了家,刚一进门相叶雅纪就迫不及待地将樱井按在墙上吻了他,樱井也热烈地回吻,两个人从玄关拥吻到卧室,樱井翔没来得及准备润滑液和安全套,相叶说润滑液可以用别的代替,但我想射在翔酱的身体里。他们那晚在床上做了两次,又在浴室做了一次,相叶雅纪帮樱井翔清理干净身体,又换了新的床单。樱井翔累得几乎是一挨枕头就睡着了,相叶搂着他帮他掖好被子,在额头前乱糟糟的头发上落下一个轻吻。


5


后来樱井在lapin又问了一次相叶,要他根据他今天给他的感觉调一杯酒,相叶没拒绝,利落地调出一杯艳红色的鸡尾酒盛在高脚杯里推给樱井翔。


“翔酱今天给我的感觉,是amour。”


end


Lick/OS

大家好,深夜一黄

想玩很久的到处舔,终于日了个短打出来…

ooc 设定是S君第一次上nz回来O君回家犒劳他

不适勿入,不喜勿喷

以上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44/sh/1aca9e44-9665-49e0-b48b-5924ffbf9656/3cbe1127b01999dd69c2d84148ffb1d5

[OS]falling后续

转过来方便大家看,么么哒

魔法少年淮夜夜:

leader的falling后续,前作戳@陆恒湛,我不会艾特人..


前作智哥单箭头翔君,非常痴汉…………后文有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我来写后文了,强行双箭头任性[别烦。


文风不一样你们将就看..。


我觉得我真的OOC了救...翔君似乎没有这么强势吧..。


将就看_(:зゝ∠)_别嫌弃


我高产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纠错小天使影月


 


 


 


 


大野智猛地睁开眼,原本漆黑的房间因为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而透进一缕光来,扭过头,眼睛中还残留着高潮过后的余韵,迷迷蒙蒙地看着门口的樱井翔。


“……啊,翔酱。”


……这可真是糟糕。


樱井翔整个人都是傻的,本来是因为演唱会消耗太大他大半夜又饿了,出房间转了一圈还是决定不吃饭了。路过大野智房间的时候听到自家leader喊着自己的名字还以为做了什么噩梦,尝试性把手搭在门把上没想到真的按下去了。


樱井翔眨眨眼小声的叫了句leader然后听到了大野智的声音,男性嘶哑带着情欲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樱井翔也终于意识到了他在门外听到大野智叫他名字是什么含义了。


和自己相处了好几年同一个组合的leader,自慰的对象是自己。


[翔酱..门]


大野智本来是想让樱井翔关上门两个人都冷静一下结果樱井翔应了一声然后钻进了屋里把门关上了。


我是笨蛋吗..樱井翔手掌抚上自己的额头然后欲哭无泪,虽说他经常是中心发言人反应要快但是现在的状况是他完全没想过的。最后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leader太暗了我先..]


[别开灯。]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过后大野智似乎坐了起来,[翔君,别开灯。]


突然的称呼变换意味不明樱井翔也只好放下了手,虽说是夏天但房间中空调的温度似乎也有些低,樱井翔颤抖了一下抱着双臂,凉气让他终于认识到眼前的景象是现实而不是梦境。那么你要怎么解决呢,樱井翔。


怎么解决对于喜欢的人喊着你的名字自慰然后被你看到这个情节。


床上的大野智一直没有出声,樱井翔摸索着往床边走,脚尖碰到床边的时候手掌向下碰触确认不会压到大野智之后樱井翔坐了下来。


[leader刚刚突然变了称呼叫了我翔君呢]


樱井翔还是先开了口,团在被子里的人闷闷的应了一声似乎还向着远离樱井翔的地方移动了些许。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就算再懂事也会冲动,樱井翔翻了个身跪在床上按住被子一角,拖鞋掉在地上发出啪的响声在房间里格外的响,樱井翔就顺着被子的边缘探索过去,然后碰触到了团成一团的人。


[那是什么意思呢,被我看到这种景象之后要保持距离吗?]房间的布局都差不多,樱井翔手臂向前伸摸到了床头,也摸到了台灯。大野智来不及反应樱井翔就拉下了台灯的开关,本来一片漆黑的房间借着台灯暧昧暗黄的灯光终于得以浮现。


穿着宽大短裤和宽大白色短袖的樱井翔,以及团在一起的大野智。


[还是说智君依旧觉得这是梦吗,自慰的时候叫着我的名字被我看到了。]不知是哪点被戳到了的樱井翔一瞬间变得咄咄逼人,手指握着被子更加用力尝试着将被子从大野智那边抽出。


大野智听到樱井翔叫他智君的时候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人可能生气了,他有些慌乱的想去碰触樱井翔却在途中收了手,被子被抽走一半拉开了缝隙,男性的气息一瞬间散开,同为男性的樱井翔也明白是什么。算是破罐子破摔大野智终于敢看樱井翔了,眼前的黄发少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把被子都扯开之后团在一边。


情况开始逆转,大野智跪坐在床上不敢看着樱井翔,然后被少年强行掰着下颚直视,少年稍微向大野智的方向移动了一些弯下身子的时候大野智甚至能从宽大的衣领中看到些许风光。


[为什么不回答呢,智君。]少年收回手将衣领扯向一边,宽大的衣领全部偏向一边的时候恰好能露出少年的肩膀和一侧好看的锁骨。


[让我来猜猜..智君是想着哪里自慰的呢?]樱井翔并没准备收手,捏住衬衫两边多余的布料在腹部之上打了个结,手指在脐环周围打了个转樱井翔轻笑了一声[这里?]


[够了翔酱..]明明不应该继续看下去大野智偏偏收不回来,视线跟着樱井翔手指移动却发现那人将短裤边缘拉下一半然后收回手。


[还是这里呢?]樱井翔倒是玩的开心,距离更加贴近大野智,他猛的发力推了把大野智,没等大野智再坐起来他就跨坐在大野智腰腹,大野智能看到樱井翔单侧的耳钉反光,那人似乎是笑了下然后把手按在他头侧慢慢俯下身。


[说说话吧智君?梦里的我做了什么事情或者说..你对我做了什么?]少年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带着上扬的尾音,眼神一如既往的清亮歪着头打量着大野智的样子。


大野智只觉得下身似乎又有了反应,对上樱井翔眼神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没有移开。


[我喜欢翔酱。]不该说的话还是说出了口大野智也不知是对还是错,樱井翔听完之后终于放下了心,嘟囔了一句什么嘛然后弯下身子亲了亲大野智的侧脸。


[我也喜欢智君,超过member的喜欢]


大野智想他可能再也听不到更悦耳的声音了,二十出头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的少年感,回应着不该有的感情。


他想占有,少年的声音,少年的视线,少年的身体。眼前少年一切的一切。


 


 


 


 


 


 


 


 


没了噢没了噢我只说后续没说有肉啊[打死你


_(:зゝ∠)_肉..我再看看


 

lock your heart/榎影

因为来不及写面包店play了,所以赶一个榎影出来。

一样是ABO设定,有生子言论,OOC。

不适勿入,不喜勿喷。

 

撒,张嘴吃肉。

 

对了,还有

智哥生日快乐~

截止到十一月三十日,会随机抽一个评论的gn送一本团杂,邮费超过10块钱的就不包邮了,附赠lo主的爱心小纸条。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88a1c6ad-900d-4010-bcb4-6b61088e1a1e/e2f17beff609f71b7702d80f4d8c33e5

Falling/OS

一点肉渣,怕和谐所以还是放在外链里

ooc,破例写了现实向,这脸打得太响了………

智哥单箭头翔君,非常痴汉…………后文有的可能性不大

不适勿入,不喜勿喷

以上。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4a0af1b7-07a3-480a-a7b4-8394fde65d06/bf0d6a25bbbe72e68860fc43254f39f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