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策羊】那年雪

呃,脑洞,狗血,新手,文渣,ooc,极短,cp雷慎。
HE。

-
天下最美之景,不过纯阳门外雪纷纷。

白衣胜雪的男子,一头银发似要融入雪中。修长手掌轻抚上朱红色门柱,一霎间,高大挺拔的身躯竟显得有些孱弱。

双眼有些失神的望向雪地深处,茫茫无尽的白色吞噬天地。纯阳的门,却是红,刚刷了新漆,红得妖艳似血,红得好像那人身上衣。

-
去年那场雪中捡回的那个男子,一身血迹斑斑靠在像是被他的血染红的柱子上,双目禁闭,面色略有些苍白,眉目中却依稀看得出那英气逼人的模样。于是他本着行善之心说服掌门,将他安置于纯阳中悉心照料。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影响过他如止水的心境,却在他睁眼瞧他的那刻心跳漏了一拍,强装镇定着将药递给那个,只缠着绷带坐在床上的男子,看他将苦涩药汤咽下时轻皱的眉,脸颊有些发烫。

他说,他是天策府中人,执行任务归途中被邪教偷袭。

“对方有十几人,真看得起我啊。”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中掩不住的意气风发,轻笑着调侃一句。

之后,他换下军装也学他一身白衣无瑕。纯阳弟子习剑,而他一人舞枪,显得格格不入,引来众弟子的目光行礼,他只好在众目睽睽下急匆匆的拉走这个天策人。

直到他说,我要回天策府了。当时他背对着他,没发现银发男子眼中的落寞。后来的一段时间,他甚至不惜重金请来万花谷的神医来替他治疗伤势。

终于,在他伤好的时候,便重新穿回被清洗如新的军装,执着长枪,染过血的手指撩起他额前一缕银发,在他惊诧的表情中轻吻了他的额头,低沉而澄澈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带我成胜回来,可愿与我同去天策,嫁入我府?”

他在月光下策马扬鞭,带走了那套白衣,也带走了他的心。

他站在空荡的庭院中,看着前方。

与他一同不过短短几月,却恍如隔世。

-
雪依然在毫无停歇的下,他叹气,呼出的白雾消散在空气中,拂去肩头落雪转身便要推门而入,却猛然听到身后马蹄踏地声愈行愈近,他愣在门前,迟迟没有转身,直到声音在身后极近的地方急停,紧接着是翻身下马的声音。

“呃,我一来你就要进去啊?”

他这才慢慢转过身来,天策军一如那时红衣似血,意气风发。英俊的脸上扬起他久违的笑容,将他拥入怀中。

“我来接你了,记得信守承诺。”

-
纯阳门外雪,似是情难绝。

FIN.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