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OS]迷宫ラブソング[1

第一章也搬过来~

突然就坑了。:

樱井回合.1


生まれる前から知っていたような






樱井翔是自然醒的,他的生物钟很好,所以即使今天闹钟没有响他也醒了。


照例在床上眯了5分钟左右,他侧着身子努力挑起一边的眼皮看向窗外,天色还早,又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


今天的窗户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高度也不太一样..。


他想了想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爬到窗边趴在窗沿上。


外面并不是他所熟知的景象,他回头看了看房内,也并不是他的房间。


做梦吗..?他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被脸上的痛感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钻出房门四周看了看,接着蹑手蹑脚的跑进浴室,紧闭双眼站在洗手台前面。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瞄了一眼,樱井翔立马瞪大了双眼。


镜中的是一个男孩子,和他太过尖削的下巴不同,这个人有着一张娃娃脸。


“啊——啊——”


出口的是清亮又有些软绵绵的声音,他拧开水龙头用凉水抹了把脸。


房间内东西很少,他在小桌上找到了一个类似台本的东西,上面工工整整的字写着“大野智”。


是类似舞台剧一样的东西,樱井翔翻了个大概将上面的错别字用红笔圈出来在旁边改好,顺手帮他标上了五十音。


 


“智——!再不出门演出要迟到了!”


门外有人叫他,他应下一声连忙套上衣服赶紧出门,发现也是和他年龄相仿的人。樱井翔不动声色的同他们一起吃过早饭,记下去剧场的路,路上一直听着朋友聊天一言不发,也没有朋友来询问。


大概是个不经常说话的人,樱井翔想。


直到到了剧场他才傻眼,他以为只是舞台剧上去念念台词就好了,可是他没有想过是歌舞伎的表演还要唱歌跳舞!


虽然学过钢琴可是他对于唱歌跳舞一窍不通,等工作人员唤他时他哑着嗓子不知该如何开口。


“大野君,身体不舒服吗?没关系的,今天只是排练而已,不舒服的话就在台下看着就好。”


樱井翔松下一口气点了点头,说了声抱歉。台下只有他一个人,他盯着台上明亮的灯光有些出神,如果这是梦,那太过真实,如果这是现实。


真的会有灵魂互换这种事情吗?


他又叹了口气定下心思看着台上。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不需要去学校,不需要学习,会练习唱歌,跳舞,将自己融进角色去描绘一个人物。


大野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灵魂覆在大野智身上,但是他需要去了解大野智,才能不让身边的人起疑心。


樱井翔很聪明,只是半天他就将近背下了所有的台词,他借来了以前的录像,借口说身体太不舒服了而回家待着。


 


他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四周扫了一眼,被孩童稚嫩的歌声吸引去了注意力。


“まるたけえびすにおしおいけ,あねさんろっかくたこにしき”


他应该是在哪里听过的..在哪里呢。


樱花树下的小女孩一边拍皮球一边唱着相同的调子,不同的词,樱井翔猛地回头看向路边的标牌,他现在在六角路的话..。


他在京都。


京都有一首皮球歌是当地人用来记路的,樱井翔有所耳闻,恰是四月,他在往前走了一段路,便踏入了一片古城。


他踏过樱花铺满的街道,走过下有流水的木桥,在寺庙门口停步。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那他看到了吗?神明大人所在的地方,出现了灵魂穿越的事情,是神明大人疏漏了,还是故意而为呢。


樱井翔没有踏进寺庙,他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四月的风已经有些暖意,他松开大衣的几颗扣子,偏偏这时候却开始稀里哗啦的下起小雨,樱井翔看了眼天色钻进了路边的一家甜品店。


大野君的钱还是不要花太多比较好..


他点了最便宜的蛋糕与咖啡,虽说算是小少爷但也不娇生惯养,何况他只能分清好吃与不好吃。


“小哥你..手很好看呢”


苍老的声音在樱井翔耳边响起,他下意识抬眼年老的店家端着他点的东西还捎上了几份糕点。


“特别赠送噢,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客人,这个樱花糕很好吃”


“我家老头子的手也特别好看,就像是..”


老妇人皱起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词,樱井翔低头仔仔细细看着大野智的手。


那是一双极为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修剪整齐,虽然不像是经常护理的样子,但是确实是能让人眼前一亮。


“艺术家?”


他出言提醒对面的老人点了点头,见老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樱井翔眯起眸子笑起来,将刚刚进店端上的热茶推向对面。


“如果不介意的话,您愿意给我讲讲故事吗?”


 


 


“我和老头子是在天神祭相遇的,当时我还是高中生,和朋友走散了。天神祭嘛,人特别的多,走散了之后基本就不可能见到,我就一直在闲逛,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拿着苹果糖特别好看的手,我想都没想就握了上去,然后就认识了那边的老爷爷”


对面的人说到这竟有些娇羞的意味,老人抬起头看向樱井翔,正巧对上樱井翔的双眼。


樱井翔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咽下了口中的糕点才开口。


“然后呢?”


不论是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还是咽下食物才开口,樱井翔在老妇人那边的好感度直线上升,老人喝了口杯中的茶看向一边歪头听着收音机的爷爷继续开口。


“之后我们就认识了,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嘴馋,喜欢吃和果子,爷爷就去学怎么做,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校门口送我一盒自己亲手做的让我在中午吃。”


“后来他搬家离开了小镇,当时还没有手提电话这种东西,我只知道他到了京都。毕业之后我就到了京都,可是京都这么大我又不知道在哪里找,徘徊了三四年。”


“后来朋友介绍了一家特别好吃的甜品店,我到了之后只尝了一口就知道是爷爷做的..抱歉,会觉得像月九剧一样吗?”


樱井翔提起茶壶的柄为老人空了的杯子倒上一杯热茶,一边摇摇头。


“不,您不觉得是一个很美的故事吗?”


“是啊,就像是神明大人安排的相遇一样”


之后老人又讲了不少的故事,有子女的,有儿孙,也有她们自己的,直到雨停,樱井翔才意识到天色已经黑了。


他起身向老人道别,刚打开大门,风铃的声音和后面一直没有开口的老爷爷声音一同传来。


“喂,小鬼”


樱井翔回头怀中被塞了个不小的盒子和一把雨伞,老爷爷叼着烟透过烟雾眯着眼看樱井翔,最后说了声谢谢。


“她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伞是她叫我拿给你的,怕半路下雨,那个点心,就当做你陪她聊天的谢礼吧。”


樱井翔眨眨眼将盒子抱在怀中,向前微微倾身。


“我会在有时间的时候将雨伞还回来的,也会继续来听故事。”


口袋中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直到看不到小店的标牌才接起,话筒那边的小尖嗓带着埋怨的语气将他数落个遍,樱井翔直到另一边不说话才开口。


“抱歉抱歉,Nino,我现在就回去了。”


二宫和也,应该是大野智很好的朋友,今天在剧场不少事情都是二宫和也帮他解得围,他随着周围的人也叫二宫和也Nino大概是没出什么错。


“大叔,你今天..挺不对劲的”


樱井翔的动作僵硬了几秒歪过头看向二宫和也,眼中一片无辜。


“虽然平时你也不说话,但是表情不对..你今天起床时间也很不对,竟然不需要人叫自己爬起来了。还借走了演出的录像..你...生病了吗?”


樱井翔松了口气摇摇头,解释了半天自己没有生病也没有鬼上身之后二宫和也终于放过他,在他后面推了一把让他去洗澡。


 


 


 敬启,大野阁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现在待在了您的身体并且过了一天,今天歌舞伎那边的演出只是排练,但是我实在不擅长这方面所以请假回了家,旁边那把黑色的伞是店家借我的,那家店在锦路的最里面,当然如果您很忙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的穿越,所以留在那里等我去还也可以,桌上的盒子里面是和果子,当做今天一天对于您身体借用的歉意。在甜品店的时候花了您500元,希望您不会介意。剧场的录像带我今晚会熬夜看尽快学好的,在此之前还请不要还回去。


 


樱井翔反复看了几眼字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将字条压在钢笔之下,他捧着台本抱着抱枕盯着电视上大野智的动作表情,努力去记住全部。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hihi是我!第一次尝试把话写在后面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


太久没有静下心去写这种去刻画性格的文了,稍微有点手生,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翔君听老奶奶讲故事那里,觉得翔君大概就会一直看着你示意他在听,也会留意到老奶奶想要说话而让老奶奶坐下,希望不会画蛇添足。


和湛哥 @陆 咸鱼 湛 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的连文。


两个人都不知道对面写了啥写一步算一步[你


一半你的名字设定??、总之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全文走标题tag!我这边翔君他大野。




 


你的名字真的超好看!!反正哭的不行..要不是穷我就直接定车票去找湛哥了!![you

评论

热度(114)

  1. 湛三歲。你要享受的是跳进坑的这个过程。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章也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