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迷宫love song(2)

迷宫love song(2)

大野part

  直到日上三竿,大野智才从巨型金枪鱼丰收的美梦中悠悠转醒。

  没有二宫小尖嗓叫他起床,也没有歌舞伎监督那边的电话催促,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大野迷迷糊糊地调动着大脑艰难地思考了一会儿,福至心灵地决定补一个回笼觉,让梦里正要送入口中的鲜美鱼肉继续它被吃掉的命运。

  手机铃声在大野智脑袋刚要挨上枕头的下一秒尖声响起,铃声是一位伟大的hiphop黑人歌手的当红歌曲,他不记得手机铃声什么时候被设成了这种音乐,不如说他根本就懒得换手机铃声——嗯?

  这也不是他的手机,来电显示也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相叶。

  大野智这才发现,他的榻榻米变成了单人床,和室变成了一个乱糟糟、非常典型的高中男生房间,蓝色的棉被竟然变成了迷彩色。

  糟糕的品位。

  手机还在床头柜上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学习资料之间欢快地唱着根本听不清的饶舌,大野不得不接起电话,一把带着睡意而显得有些低沉的好听男音响起,“……喂?”

  而电话那头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活力十足,像个小太阳似的——大野智很擅长胡思乱想,仅仅凭借声音和说话的语气就能脑补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大概是个短发,眼睛亮晶晶、笑起来很灿烂的活泼男生——“喂喂翔酱?你终于接电话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没有来学校?”
  大野随口胡诌,“抱歉,我是有些不舒服……”他回想起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相叶。”

  那个名叫相叶的男生大概是个粗线条,大野这种程度的胡说八道都能应付过去,只是脑袋被活力旺盛的嗓门吵得有些发痛,睡意也被搅的一干二净。

  “翔酱”应该是他的名字,大野随手捞过一本习题册,上面的确工工整整地写着樱井翔三个字,再里面所记录的题目大野便一概看不懂了,只知道了这位樱井同学八成是个不拘小节的学霸——至少从他乱七八糟的屋子来说,的确是不拘小节。

  大野智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成为这个叫樱井翔的人,只好认命地翻身下床,险些被地上的辞典绊个狗吃屎。

  真是够了,大野想,我真讨厌书。
 

  从浴室洗漱完出来的大野对樱井翔贴上了新的标签,是个不拘小节的帅哥学霸,大眼,剑眉,肉感十足的嘟嘟唇,典型的美男脸,这样的男生在学校里面一定超级受欢迎吧?大野智一边把地上、床上、窗台上面到处乱扔的书一本本捡起来一边想。他看了一眼左手的书——《高等数学》,又看了一眼右手的书——《世界战争史》,感到非常糟心。

  但是樱井翔的书出乎大野意料的多,以至于书架再也没地方塞之后,还有半个大野高那么多的书无家可归。大野智忍无可忍,决定让他们在墙角安家。

  总算把这小子的房间收拾的有了落脚之处,大野智直到现在滴水未进的肚子咕噜噜地发出了抗议,家里目前没有人,冰箱里面也没有什么可填饱肚子的食物,决定出门觅食的大野拉开衣柜,一秒否决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迷彩,选了一套还算清爽的衣服,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磕磕绊绊地换了上身。

  翔君还挺有钱的嘛。大野智不着边际地想,是个少爷吧?他点了点牛皮钱包里面的钞票,竟然还有几张美元和一堆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货币的硬币。大野智揣好钱包,在心里向樱井少爷说,我只是吃饭而已,用了你的钱真是太不好意思……

  “翔酱!”

  刚才电话中的那个少年的声音突然在前面响起,一个——和大野想象中几乎没什么差别的男生挡在他下楼的路上,“我有些担心你所以翘课来看看你,要去做什么?”

  大野说:“我去吃饭……话说,不要翘课啊,相叶。”

  也许是大野平时讲话的习惯就有些无精打采,用着别人的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就像真的病了似的,装得还挺像那回事。他往旁边跨了一步,越过相叶,假装镇定地扮好樱井翔的角色,“好饿,一起去吗?”

  “我想吃炸鸡!”

  喂喂,你到底是来看望病号还是蹭吃蹭喝?

  病号总是有些特殊的权利,比如借口不舒服说很少的话来逃避相叶的追问,大野用别人的身体食不知味地往嘴巴里塞咖喱饭,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餐厅外面的街道发呆,远处矗立的天空树昭示着他现在身处东京,比起京都古色古香的生活氛围,东京的城市化已经非常高了,随处都是高耸的大楼。

  那樱井翔是不是现在是大野智了呢?

  歌舞伎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太过陌生,nino有没有发现他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其实他的身体里是一个东京的帅哥少爷学霸?

  在相叶的逼迫下承诺了会好好休息之后总算回了家——樱井翔的家,天色有些见晚,大野智不想再看到那堆惹人厌的书,便摸出樱井的手机开始乱翻,反正他看了也不会对别人说什么。

  课程表,行程表,排序整齐的联系人,几乎没有和女生互发的消息,只有零星几条没有备注的号码约他去喝咖啡,看样子也被无视掉了。日历上面圈出了父亲的生日,母亲的生日,弟弟妹妹的生日,而他的生日在一月二十五日。十二月初有学校的足球友谊赛,月中有学生会的大型会议,月底是相叶的生日。

  樱井翔的形象在大野心里渐渐清晰,窥探别人的隐私并不是什么值得说出来的做法,但却使大野智越来越了解樱井。这让大野智觉得——有些兴奋。

  他竟然在体验别人的人生。

  大野智睡前在手机的备忘录中留下了寥寥数字的信息,如果明天睡醒之后他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希望认识一下这位和他交换了身体的樱井同学。

  “你好,我是大野智,谢谢你的一天。”

tbc

下一章就要换回来了,比起樱井君的认真大野君就显得太悠闲啦。

评论(6)

热度(97)

  1. 你要享受的是跳进坑的这个过程。湛三歲。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在筹划第三章,真的,如果我今晚写完论文我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