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门前的深色脚垫被掀开,备用钥匙像往常一样藏在下面,御村托也捡起那枚钥匙,将垫子仔细地铺回原位,熟练地打开房门。

  成濑领不在家,御村托也是知道的。他还穿着校服,怀里抱着一束盛开的百合,原本在成濑领床头的那些他上次带来的花朵已经有些枯萎破败了,成濑不擅长照顾这些娇嫩的花儿,御村也是知道的。

  透明的蓝调花瓶清洗过后换上了新的清水,那几支百合被安置在这里,重新摆放在床头柜上。律师的床整理的一丝不苟,色调也是阴沉的黑色,窗帘为了遮光也是深色,衣柜也是深沉的木色。

  御村拉开衣柜,几乎都是款式严肃的正装,狭小的空间中充斥着成濑领的香水味道,不浓,但很好闻,冷调中混合着些许的茶香。少年鬼迷心窍地从衣柜里捧出一件纯白色的衬衣,衣领熨得很平,可能是在洗衣店中拜托店员做的。
 
  他坐在那张有些硬的床铺上,黑色的被单被他压出了细小的褶皱,但是成濑不会介意。他将那件衬衣抖开,将不是那么柔软的布料攥紧在手心里,把脸颊埋了进去。

  这是成濑领的味道,又不是成濑领的味道。

  他不会再回家,照顾御村托也带来的花朵,也再也不会介意他的床和衣柜被弄乱,虽然衣柜里还有他的香水味道,但是再也没有“成濑领”的味道了。

   御村托也是知道的。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