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又是那个拉郎

读者亲的点梗,半AU,ooc大概。


有一天,矢野元晴做噩梦了。


山本奈奈在他面前被另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拉走,因为超速行驶而发生的事故,支离破碎的跑车与刺耳的尖叫。


他醒来的时候泷谷源治的手臂和一条大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他的身上。这让矢野元晴没法起来倒杯冰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只得睁着眼直愣愣的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发呆,脑子里一团乱麻。


尽管矢野元晴没发出什么很大的动静,泷谷源治还是醒了。这可能是人们常说的默契或是情侣间的心有灵犀,总之泷谷源治还是醒了。


“……元晴,怎么了?”泷谷源治的声音里还有浓浓的睡意,一向起床气巨大的他今天没有发作,因为怀里的恋人好像是在发抖。为什么在发抖呢?是在害怕着什么呢?不要怕,还有我在。


当然泷谷源治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努力的将倦意从脑袋里驱赶出去,保持着抱着恋人的姿势半坐起来,低下头将嘴唇安抚性的印上矢野元晴的额头。


糟糕了,也是一头冷汗。


“……没什么。”矢野元晴这才缓过神来看向泷谷源治,恋人的脸庞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很不安。“只是做噩梦了而已,打扰你睡觉了吗?”


“…………不,并没有。”泷谷源治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怀中的身体,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说出来,因为这样应该可以安慰到他。“不要怕,有我在。”


“……源治。”


“嗯?”


“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离开我,不要背叛我?”


矢野元晴将脸埋进泷谷源治的颈窝里,闷闷的发出声音。他觉得自己好像少女漫画里对感情不确定的迷茫少女,对爱慕的男主角索取安全感。


泷谷源治把下巴搁在恋人的脑袋上似乎是在想该如何答复,随后他按着矢野元晴的肩膀让他在床上坐直,而自己翻身下了床,在床边很正式的单膝下跪。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蠢,但是这么暗元晴看不清。


“我,泷谷源治,对矢野元晴保证。”


黑发的少年郑重的宣誓,将手指上戴了很多年的装饰戒指取下来,牵起恋人的手将银环套在单薄修长的无名指上。


“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背叛你,赌上我作为泷谷源治的尊严。”


他站起来,给恋人一个深深地拥抱,在矢野元晴的耳畔轻声的讲话,语调恢复成了平时有些不可一世的感觉。


“否则的话,元晴杀了我也可以哦。”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