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三歲。

ars智中心
Got7段宜恩中心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One Day/markjin


架空abo,社會人×大學生
(說實話沒什麽abo成分)

  首爾的冬夜很冷。

  已經是午夜了,朴珍荣鑽進冰冷的車子里時打了個寒顫,一邊縮著脖子一邊開了暖氣,好讓剛加完班的段宜恩上車時就是暖融融的。

  車子也是段宜恩的,車身的噴漆是騷包的暗紅色,車廂里還能聞到淡淡的海鹽味道。今早他去上班時因為起床氣作祟正趕上堵車的高峰期,無奈中只好選擇了他最不樂意乘坐的代步工具——地鐵。

  段潔癖幾乎崩潰著抵達了公司,不算遠的路程上有至少三個omega往他身上貼,儘管再小心也或多或少沾上了點陌生人的味道。那件西裝外套被段宜恩無情的丟給助理送去了乾洗,還好公司裏有備用禦寒的衣服,是朴珍榮擔心突然降溫不由分說留在這裏的。

  這時首爾的街道上沒什麽車輛往來了,朴珍榮在段宜恩公司樓下停好車時周圍空無一人,只有路對面還燈火通明的建築門口站著個修長的身影。朴珍榮硬要留給段宜恩的衣服是件純黑色的毛呢大衣,按著段宜恩的尺碼買的,穿在他身上不能再合適了。大衣釦子沒繫,同樣黑色的細領帶扯松了些,襯衣領口也敞著兩顆釦,優秀的頸線一覽無餘。耳朵凍的通紅也不忘記扮酷,手指間還夾著一隻明滅閃爍著的香菸,低頭吸菸時眉頭還輕皺著,隨即呼出縹緲的白色煙霧。

  阿西。讀書人朴珍榮在心裡罵了一句,要風度不要溫度段宜恩排第二誰敢爭第一?

 
  段宜恩已經注意到了他,在旁邊的垃圾桶按熄香煙,小跑著過來帶著一陣冰冷的空氣鑽進了副駕駛。朴珍榮看了他一眼,牽過段宜恩的手指放在懷裡暖著。社畜段宜恩覺得人生不會比現在更美好了,僅存的那點加班導致的怨氣也被車廂里屬於朴珍榮的混著自己味道的淡淡木香撫平了。

  段宜恩抽回手來,把原本就松垮的領帶徹底扯開了,又解開一顆襯衣釦,把鎖骨也一併露出來。他一笑,孩子氣的虎牙就明晃晃的閃著光,伸手過去把朴珍榮的安全帶解開,順勢環著他的腰肢攬進懷裡,尖下巴隔著朴珍榮的帽衫擱在他頸窩里。

“珍榮……”

  段宜恩是极會撒嬌的,只對朴珍榮撒嬌。朴珍榮聽著他自己的名字帶著個上翹的小尾音從戀人口中說出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了:段宜恩要親。

  朴珍榮萬般無奈又寵溺地偏過頭,嘴唇觸到段宜恩的鬢角蹭過,伸手環上他肩頭,尋著戀人的唇瓣安撫似的覆上去輕吻一下。段宜恩的嘴唇吻起來一貫的柔軟,剛下班的段宜恩吻起來又和在家裡的不一樣,家裡吻他是溫暖又甜蜜的,現在吻他是有些冰涼、又嚐得了些許菸草的苦澀。

  得了便宜,段宜恩的眼睛亮得根本不像剛加班加到半夜兩點鐘的社畜。車廂裏的海鹽味道逐漸濃郁起來,朴珍榮皺了皺鼻尖,又張口咬著段宜恩的下唇用牙齒磨蹭一回。

“哥真是在哪裡都會發情啊?”

  含糊講了句葷話,朴珍榮才鬆開段宜恩的嘴唇。方才還顯得有些蒼白的唇色已經被牙齒磨出了血色,段宜恩也只是笑著算是默認,眼睛成了一彎月牙:“因為珍榮太可愛了。”

“内。”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但泛紅的耳朵徹徹底底的出賣了朴珍榮。他盯著段宜恩,眨了眨眼睛。

“哥,做吧?”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