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 咸鱼 湛

佣兵xjbPARO

早以前写的,发出来娱乐一下大家



  “呃,好吧,”羽风薰强装着镇定,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朔间桑,用你最后一罐进口甜番茄汁伪装成炸弹是我的错,但是任务为重不是吗?”

  如果不是汪口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的脑袋(压根没开保险),多多尼斯君被那该死的黑毛狐狸指使着、几乎要把他按在地上的话,羽风薰发誓,他一定要离家出走一个月,去和漂亮的小姐姐风流自在。

  朔间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双红瞳盯着羽风,就像吸血鬼审视自己的食物一样,眼神无微不至、结结实实地把羽风薰看得浑身发毛。

  其实朔间零并不是特别在意那最后一罐被改装成炸弹而葬身的进口甜番茄汁,让阿多尼斯君把这家伙抓回来也只是单纯的一时冲动,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副模样。

  原本就松垮垮的领带大概是在挣扎中彻底散开了,衬衣的扣子竟然也被崩掉了两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口,双腿分开几乎直角的程度被压着跪在自己面前,紧绷绷的裤子把大腿内侧的肌肉线条勾勒得一览无余。

  真是好腿,朔间零保持着那副高深莫测的笑面虎表情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然后开口叫汪口和阿多尼斯君去休息。

  羽风薰没敢起来,因为朔间零走过来,蹲在他的面前,笑眯眯地问道:

  “薰君,打算用什么来补偿呢?”

[OS]迷宫ラブソング[1

第一章也搬过来~

突然就坑了。:

樱井回合.1


生まれる前から知っていたような






樱井翔是自然醒的,他的生物钟很好,所以即使今天闹钟没有响他也醒了。


照例在床上眯了5分钟左右,他侧着身子努力挑起一边的眼皮看向窗外,天色还早,又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


今天的窗户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高度也不太一样..。


他想了想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爬到窗边趴在窗沿上。


外面并不是他所熟知的景象,他回头看了看房内,也并不是他的房间。


做梦吗..?他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被脸上的痛感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钻出房门四周看了看,接着蹑手蹑脚的跑进浴室,紧闭双眼站在洗手台前面。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瞄了一眼,樱井翔立马瞪大了双眼。


镜中的是一个男孩子,和他太过尖削的下巴不同,这个人有着一张娃娃脸。


“啊——啊——”


出口的是清亮又有些软绵绵的声音,他拧开水龙头用凉水抹了把脸。


房间内东西很少,他在小桌上找到了一个类似台本的东西,上面工工整整的字写着“大野智”。


是类似舞台剧一样的东西,樱井翔翻了个大概将上面的错别字用红笔圈出来在旁边改好,顺手帮他标上了五十音。


 


“智——!再不出门演出要迟到了!”


门外有人叫他,他应下一声连忙套上衣服赶紧出门,发现也是和他年龄相仿的人。樱井翔不动声色的同他们一起吃过早饭,记下去剧场的路,路上一直听着朋友聊天一言不发,也没有朋友来询问。


大概是个不经常说话的人,樱井翔想。


直到到了剧场他才傻眼,他以为只是舞台剧上去念念台词就好了,可是他没有想过是歌舞伎的表演还要唱歌跳舞!


虽然学过钢琴可是他对于唱歌跳舞一窍不通,等工作人员唤他时他哑着嗓子不知该如何开口。


“大野君,身体不舒服吗?没关系的,今天只是排练而已,不舒服的话就在台下看着就好。”


樱井翔松下一口气点了点头,说了声抱歉。台下只有他一个人,他盯着台上明亮的灯光有些出神,如果这是梦,那太过真实,如果这是现实。


真的会有灵魂互换这种事情吗?


他又叹了口气定下心思看着台上。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不需要去学校,不需要学习,会练习唱歌,跳舞,将自己融进角色去描绘一个人物。


大野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灵魂覆在大野智身上,但是他需要去了解大野智,才能不让身边的人起疑心。


樱井翔很聪明,只是半天他就将近背下了所有的台词,他借来了以前的录像,借口说身体太不舒服了而回家待着。


 


他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四周扫了一眼,被孩童稚嫩的歌声吸引去了注意力。


“まるたけえびすにおしおいけ,あねさんろっかくたこにしき”


他应该是在哪里听过的..在哪里呢。


樱花树下的小女孩一边拍皮球一边唱着相同的调子,不同的词,樱井翔猛地回头看向路边的标牌,他现在在六角路的话..。


他在京都。


京都有一首皮球歌是当地人用来记路的,樱井翔有所耳闻,恰是四月,他在往前走了一段路,便踏入了一片古城。


他踏过樱花铺满的街道,走过下有流水的木桥,在寺庙门口停步。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那他看到了吗?神明大人所在的地方,出现了灵魂穿越的事情,是神明大人疏漏了,还是故意而为呢。


樱井翔没有踏进寺庙,他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四月的风已经有些暖意,他松开大衣的几颗扣子,偏偏这时候却开始稀里哗啦的下起小雨,樱井翔看了眼天色钻进了路边的一家甜品店。


大野君的钱还是不要花太多比较好..


他点了最便宜的蛋糕与咖啡,虽说算是小少爷但也不娇生惯养,何况他只能分清好吃与不好吃。


“小哥你..手很好看呢”


苍老的声音在樱井翔耳边响起,他下意识抬眼年老的店家端着他点的东西还捎上了几份糕点。


“特别赠送噢,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客人,这个樱花糕很好吃”


“我家老头子的手也特别好看,就像是..”


老妇人皱起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词,樱井翔低头仔仔细细看着大野智的手。


那是一双极为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修剪整齐,虽然不像是经常护理的样子,但是确实是能让人眼前一亮。


“艺术家?”


他出言提醒对面的老人点了点头,见老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樱井翔眯起眸子笑起来,将刚刚进店端上的热茶推向对面。


“如果不介意的话,您愿意给我讲讲故事吗?”


 


 


“我和老头子是在天神祭相遇的,当时我还是高中生,和朋友走散了。天神祭嘛,人特别的多,走散了之后基本就不可能见到,我就一直在闲逛,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拿着苹果糖特别好看的手,我想都没想就握了上去,然后就认识了那边的老爷爷”


对面的人说到这竟有些娇羞的意味,老人抬起头看向樱井翔,正巧对上樱井翔的双眼。


樱井翔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咽下了口中的糕点才开口。


“然后呢?”


不论是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还是咽下食物才开口,樱井翔在老妇人那边的好感度直线上升,老人喝了口杯中的茶看向一边歪头听着收音机的爷爷继续开口。


“之后我们就认识了,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嘴馋,喜欢吃和果子,爷爷就去学怎么做,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校门口送我一盒自己亲手做的让我在中午吃。”


“后来他搬家离开了小镇,当时还没有手提电话这种东西,我只知道他到了京都。毕业之后我就到了京都,可是京都这么大我又不知道在哪里找,徘徊了三四年。”


“后来朋友介绍了一家特别好吃的甜品店,我到了之后只尝了一口就知道是爷爷做的..抱歉,会觉得像月九剧一样吗?”


樱井翔提起茶壶的柄为老人空了的杯子倒上一杯热茶,一边摇摇头。


“不,您不觉得是一个很美的故事吗?”


“是啊,就像是神明大人安排的相遇一样”


之后老人又讲了不少的故事,有子女的,有儿孙,也有她们自己的,直到雨停,樱井翔才意识到天色已经黑了。


他起身向老人道别,刚打开大门,风铃的声音和后面一直没有开口的老爷爷声音一同传来。


“喂,小鬼”


樱井翔回头怀中被塞了个不小的盒子和一把雨伞,老爷爷叼着烟透过烟雾眯着眼看樱井翔,最后说了声谢谢。


“她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伞是她叫我拿给你的,怕半路下雨,那个点心,就当做你陪她聊天的谢礼吧。”


樱井翔眨眨眼将盒子抱在怀中,向前微微倾身。


“我会在有时间的时候将雨伞还回来的,也会继续来听故事。”


口袋中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直到看不到小店的标牌才接起,话筒那边的小尖嗓带着埋怨的语气将他数落个遍,樱井翔直到另一边不说话才开口。


“抱歉抱歉,Nino,我现在就回去了。”


二宫和也,应该是大野智很好的朋友,今天在剧场不少事情都是二宫和也帮他解得围,他随着周围的人也叫二宫和也Nino大概是没出什么错。


“大叔,你今天..挺不对劲的”


樱井翔的动作僵硬了几秒歪过头看向二宫和也,眼中一片无辜。


“虽然平时你也不说话,但是表情不对..你今天起床时间也很不对,竟然不需要人叫自己爬起来了。还借走了演出的录像..你...生病了吗?”


樱井翔松了口气摇摇头,解释了半天自己没有生病也没有鬼上身之后二宫和也终于放过他,在他后面推了一把让他去洗澡。


 


 


 敬启,大野阁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现在待在了您的身体并且过了一天,今天歌舞伎那边的演出只是排练,但是我实在不擅长这方面所以请假回了家,旁边那把黑色的伞是店家借我的,那家店在锦路的最里面,当然如果您很忙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的穿越,所以留在那里等我去还也可以,桌上的盒子里面是和果子,当做今天一天对于您身体借用的歉意。在甜品店的时候花了您500元,希望您不会介意。剧场的录像带我今晚会熬夜看尽快学好的,在此之前还请不要还回去。


 


樱井翔反复看了几眼字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将字条压在钢笔之下,他捧着台本抱着抱枕盯着电视上大野智的动作表情,努力去记住全部。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hihi是我!第一次尝试把话写在后面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


太久没有静下心去写这种去刻画性格的文了,稍微有点手生,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翔君听老奶奶讲故事那里,觉得翔君大概就会一直看着你示意他在听,也会留意到老奶奶想要说话而让老奶奶坐下,希望不会画蛇添足。


和湛哥 @陆 咸鱼 湛 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的连文。


两个人都不知道对面写了啥写一步算一步[你


一半你的名字设定??、总之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全文走标题tag!我这边翔君他大野。




 


你的名字真的超好看!!反正哭的不行..要不是穷我就直接定车票去找湛哥了!![you

迷宫love song(2)

迷宫love song(2)

大野part

  直到日上三竿,大野智才从巨型金枪鱼丰收的美梦中悠悠转醒。

  没有二宫小尖嗓叫他起床,也没有歌舞伎监督那边的电话催促,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大野迷迷糊糊地调动着大脑艰难地思考了一会儿,福至心灵地决定补一个回笼觉,让梦里正要送入口中的鲜美鱼肉继续它被吃掉的命运。

  手机铃声在大野智脑袋刚要挨上枕头的下一秒尖声响起,铃声是一位伟大的hiphop黑人歌手的当红歌曲,他不记得手机铃声什么时候被设成了这种音乐,不如说他根本就懒得换手机铃声——嗯?

  这也不是他的手机,来电显示也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相叶。

  大野智这才发现,他的榻榻米变成了单人床,和室变成了一个乱糟糟、非常典型的高中男生房间,蓝色的棉被竟然变成了迷彩色。

  糟糕的品位。

  手机还在床头柜上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学习资料之间欢快地唱着根本听不清的饶舌,大野不得不接起电话,一把带着睡意而显得有些低沉的好听男音响起,“……喂?”

  而电话那头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活力十足,像个小太阳似的——大野智很擅长胡思乱想,仅仅凭借声音和说话的语气就能脑补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大概是个短发,眼睛亮晶晶、笑起来很灿烂的活泼男生——“喂喂翔酱?你终于接电话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没有来学校?”
  大野随口胡诌,“抱歉,我是有些不舒服……”他回想起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相叶。”

  那个名叫相叶的男生大概是个粗线条,大野这种程度的胡说八道都能应付过去,只是脑袋被活力旺盛的嗓门吵得有些发痛,睡意也被搅的一干二净。

  “翔酱”应该是他的名字,大野随手捞过一本习题册,上面的确工工整整地写着樱井翔三个字,再里面所记录的题目大野便一概看不懂了,只知道了这位樱井同学八成是个不拘小节的学霸——至少从他乱七八糟的屋子来说,的确是不拘小节。

  大野智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成为这个叫樱井翔的人,只好认命地翻身下床,险些被地上的辞典绊个狗吃屎。

  真是够了,大野想,我真讨厌书。
 

  从浴室洗漱完出来的大野对樱井翔贴上了新的标签,是个不拘小节的帅哥学霸,大眼,剑眉,肉感十足的嘟嘟唇,典型的美男脸,这样的男生在学校里面一定超级受欢迎吧?大野智一边把地上、床上、窗台上面到处乱扔的书一本本捡起来一边想。他看了一眼左手的书——《高等数学》,又看了一眼右手的书——《世界战争史》,感到非常糟心。

  但是樱井翔的书出乎大野意料的多,以至于书架再也没地方塞之后,还有半个大野高那么多的书无家可归。大野智忍无可忍,决定让他们在墙角安家。

  总算把这小子的房间收拾的有了落脚之处,大野智直到现在滴水未进的肚子咕噜噜地发出了抗议,家里目前没有人,冰箱里面也没有什么可填饱肚子的食物,决定出门觅食的大野拉开衣柜,一秒否决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迷彩,选了一套还算清爽的衣服,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磕磕绊绊地换了上身。

  翔君还挺有钱的嘛。大野智不着边际地想,是个少爷吧?他点了点牛皮钱包里面的钞票,竟然还有几张美元和一堆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货币的硬币。大野智揣好钱包,在心里向樱井少爷说,我只是吃饭而已,用了你的钱真是太不好意思……

  “翔酱!”

  刚才电话中的那个少年的声音突然在前面响起,一个——和大野想象中几乎没什么差别的男生挡在他下楼的路上,“我有些担心你所以翘课来看看你,要去做什么?”

  大野说:“我去吃饭……话说,不要翘课啊,相叶。”

  也许是大野平时讲话的习惯就有些无精打采,用着别人的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就像真的病了似的,装得还挺像那回事。他往旁边跨了一步,越过相叶,假装镇定地扮好樱井翔的角色,“好饿,一起去吗?”

  “我想吃炸鸡!”

  喂喂,你到底是来看望病号还是蹭吃蹭喝?

  病号总是有些特殊的权利,比如借口不舒服说很少的话来逃避相叶的追问,大野用别人的身体食不知味地往嘴巴里塞咖喱饭,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餐厅外面的街道发呆,远处矗立的天空树昭示着他现在身处东京,比起京都古色古香的生活氛围,东京的城市化已经非常高了,随处都是高耸的大楼。

  那樱井翔是不是现在是大野智了呢?

  歌舞伎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太过陌生,nino有没有发现他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其实他的身体里是一个东京的帅哥少爷学霸?

  在相叶的逼迫下承诺了会好好休息之后总算回了家——樱井翔的家,天色有些见晚,大野智不想再看到那堆惹人厌的书,便摸出樱井的手机开始乱翻,反正他看了也不会对别人说什么。

  课程表,行程表,排序整齐的联系人,几乎没有和女生互发的消息,只有零星几条没有备注的号码约他去喝咖啡,看样子也被无视掉了。日历上面圈出了父亲的生日,母亲的生日,弟弟妹妹的生日,而他的生日在一月二十五日。十二月初有学校的足球友谊赛,月中有学生会的大型会议,月底是相叶的生日。

  樱井翔的形象在大野心里渐渐清晰,窥探别人的隐私并不是什么值得说出来的做法,但却使大野智越来越了解樱井。这让大野智觉得——有些兴奋。

  他竟然在体验别人的人生。

  大野智睡前在手机的备忘录中留下了寥寥数字的信息,如果明天睡醒之后他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希望认识一下这位和他交换了身体的樱井同学。

  “你好,我是大野智,谢谢你的一天。”

tbc

下一章就要换回来了,比起樱井君的认真大野君就显得太悠闲啦。

  门前的深色脚垫被掀开,备用钥匙像往常一样藏在下面,御村托也捡起那枚钥匙,将垫子仔细地铺回原位,熟练地打开房门。

  成濑领不在家,御村托也是知道的。他还穿着校服,怀里抱着一束盛开的百合,原本在成濑领床头的那些他上次带来的花朵已经有些枯萎破败了,成濑不擅长照顾这些娇嫩的花儿,御村也是知道的。

  透明的蓝调花瓶清洗过后换上了新的清水,那几支百合被安置在这里,重新摆放在床头柜上。律师的床整理的一丝不苟,色调也是阴沉的黑色,窗帘为了遮光也是深色,衣柜也是深沉的木色。

  御村拉开衣柜,几乎都是款式严肃的正装,狭小的空间中充斥着成濑领的香水味道,不浓,但很好闻,冷调中混合着些许的茶香。少年鬼迷心窍地从衣柜里捧出一件纯白色的衬衣,衣领熨得很平,可能是在洗衣店中拜托店员做的。
 
  他坐在那张有些硬的床铺上,黑色的被单被他压出了细小的褶皱,但是成濑不会介意。他将那件衬衣抖开,将不是那么柔软的布料攥紧在手心里,把脸颊埋了进去。

  这是成濑领的味道,又不是成濑领的味道。

  他不会再回家,照顾御村托也带来的花朵,也再也不会介意他的床和衣柜被弄乱,虽然衣柜里还有他的香水味道,但是再也没有“成濑领”的味道了。

   御村托也是知道的。

Girl's Hobby/OS

拖了四个月 唉

设定天雷滚滚 包括女装/dirty talk/(有后续的)419

很污……大家随便看看吧

不适勿入 不喜勿喷……

以上

ps:我做到了月更,谢谢大家对我的容忍。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28a40211-493b-4076-9dfd-3e4b652f9605/c2e72d6b832dc279c43a53aeb43f8b40

蓦山樱。(一)

蓦山樱。(一)

OS

“今年的樱花也快要开了吧。”

快要见到他了。

“会像以往那样美丽吧。”

他比樱花更要美丽。

ちくら,想见到你。

-

每年樱花开放的时候,大野智都会去那片只有他知道的樱花林,从花开待到花落。

身为捉妖师后代的大野天生就可以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虽然大家都明知这一点,但还是忍不住地在疏远他,从小到大,他只有一个朋友。

“智,你来了。”

“嗯……小翔,我来了哦。”大野智睁开眼睛,清明的黑色瞳仁中毫无睡意。他伸手理了理被山风吹得凌乱的短发,“给小翔带了饭团和荞麦面,你要是能离开这里就可以带你去吃流水素面了,好可惜啊……”

“可我就是没法离开这里……这是我的「命格」,我在樱花中诞生,离开就会消失。”被叫做小翔的青年穿着绣了精致樱花纹样的羽织,褐色的头发在发尾处有些泛着粉色,一双大眼睛很是灵动,只是吃相不太优雅,“樱花树为我提供保持生命和灵力的养分,作为交换,我也要保护它……这个,超级好吃啊!饭团里面有赤贝肉和鲑鱼子,海苔磨成的细末搭配着吃好鲜!唔唔唔好吃……”

大野智:“……”

大野智:“好吃就好。”

樱井翔这副吃相大野智已经看了十年了,明明是个好看的妖精却在吃东西的时候毫不矜持……

“荞麦面也max好吃!!!”

哪里学来那种奇怪的说法啊。

-

大野智十岁的时候找到了这片樱花林,正是初春樱花开放的时候,粉色的花瓣颇有遮天蔽日的气势,小小的捉妖师站在树下呆呆地看着,被这生机勃勃的美景所吸引。

“你是谁?”

大野智转过头,那个瞬间他觉得樱花什么的都弱爆了,这个人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景色。

震惊hit2的大野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是大野智。”

樱井翔摸了摸下巴,看着这个秀气得像个小女生的豆丁,他的身上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灵力,所以才会误打误撞地闯进樱井的结界。结界出现波动的时候樱井着实吓了一跳,但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了,而且闯进来的小朋友还那么可爱。

樱井弯下腰,捏了捏大野软乎乎的脸颊,“我是樱井翔,你可以叫我翔君。”语罢,伸出食指,拨开大野的额发,用指腹轻触眉心,粉色的光华流转出一个花瓣的印记,忽闪了一下便消失了。

“……你做了什么?”大野摸了摸额头却什么都没有摸到。樱井看他这副模样可爱不已,便起了逗弄的心思,“这个印记啊,就代表你是我的人了,就要一辈子待在这里陪我。”

樱井刚说完,就看见眼前的小东西突然咬住了下唇,泪珠就在眼眶里面打转,马上就要啪嗒啪嗒掉下来似的:“不……不行,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待一辈子……呜呜,就算哥哥你长的超好看也不行……”

樱井心里哭笑不得,只得把大野抱进怀里,轻声哄劝,“哥哥开玩笑的,不会让你在这里待一辈子的。那个印记其实是可以让你自由出入樱花林的令牌哦,以后什么时候想来,随时可以来。”

樱井的怀抱是香香暖暖的,大野智止住了眼泪,把脸颊靠在樱井的颈窝里蹭了蹭,又点了点头:“我以后,一定会来找翔君玩的……”

接下来的每年花季,大野智都会去陪着樱井从花开直到花谢。他知道樱井在第一个花苞出现时出现,在最后一片花瓣落下时消失。他知道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樱井意外地喜欢人类的食物,而且口味也意外地很合,但尤其喜欢贝肉和荞麦面。

他知道,他喜欢上樱井翔了。

十年过去了,大野从豆丁变成了全村姑娘都觊觎的帅气青年,而樱井还是那幅大野初见的样子,那双灵动而美丽的眼睛从未改变。

-

“大野……智,我的衣服不是用来做这档子事的垫子、你……”

樱井那件精致的羽织被大野毫不怜惜地垫在了两人身下,而仅剩的纯白色的浴衣也起不到遮挡的作用,挂在臂窝上,露出白皙的肩膀和锁骨。大野的头埋在他修长的双腿间卖力地取悦着他,温软湿润的口腔包裹着樱井炽热的欲望,每吞吐一次就仿佛触电一般地令人无法思考。

月光透过花瓣的缝隙斑斑驳驳地洒落在两人的身上,夜风有些冷,但吹不散被情欲浸透的两人身上渗出的薄汗。大野用灵力聚拢了一些萤火虫,三三两两地凑做一团,在他们的身边不远不近地飞舞,充当月光以外的照明。

幽幽的光线衬得樱井的皮肤更加白得透明,而大野小麦色的腰肢劲瘦却有力,在樱井的体内顶撞,听着他天赐的樱花仙子发出美妙又可爱至极的声音。

樱花树的枝干轻轻晃了晃,粉嫩的花瓣落了几瓣在大野的背和樱井的发上,像是这片樱花林给予这对情人的无声的祝福。

大野想,他也知道,樱井翔也喜欢他。

tbc

————————————————————
应该有个三四章就完了,尽量不坑

下章开虐,但也不会特别虐,虐里有糖

打破七月零更新记录

BGM:~さくら~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Happiness SP/OS

你们夜爸happiness的番外 再写不完湛哥就被扫地出门了

欧欧西 有不可描述剧情 逻辑混乱 大家将就看…………

成濑领x御村托也

还是那句话 不喜勿入,不适尽快退出ㄟ(▔  ,▔)ㄏ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40366ff4-a6fd-43b6-ba5d-221a444e0a54/8d1ab07545a97e33c05bbf33689f9a7d

Video/AIS

大家好

是我

又是三劈 没错

I是哪位自行体会

不适勿看 不喜勿喷

 

 

 

跪着给老婆一碗肉求老婆大人宽恕………………………………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415625db-eb42-420b-b7bb-61980c48913f/8c4644ed48ce5fcf72345815c6ee0bb8

(又名:大野智is watching you、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之大野智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