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异常症

IGOT7
比较杂食且没有下限
更新无期,谨慎关注

吸血鬼和南瓜(?)

在老婆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发一个……

之前因为ars粉我的姑娘该取关就取关吧,已经脱饭,以后不会再发ars相关,也希望大家考古偶然看到我的文不要点推荐和转发了,谢谢合作。

One Day/markjin


架空abo,社會人×大學生
(說實話沒什麽abo成分)

  首爾的冬夜很冷。

  已經是午夜了,朴珍荣鑽進冰冷的車子里時打了個寒顫,一邊縮著脖子一邊開了暖氣,好讓剛加完班的段宜恩上車時就是暖融融的。

  車子也是段宜恩的,車身的噴漆是騷包的暗紅色,車廂里還能聞到淡淡的海鹽味道。今早他去上班時因為起床氣作祟正趕上堵車的高峰期,無奈中只好選擇了他最不樂意乘坐的代步工具——地鐵。

  段潔癖幾乎崩潰著抵達了公司,不算遠的路程上有至少三個omega往他身上貼,儘管再小心也或多或少沾上了點陌生人的味道。那件西裝外套被段宜恩無情的丟給助理送去了乾洗,還好公司裏有備用禦寒的衣服,是朴珍榮擔心突然降溫不由分說留在這裏的。

  這時首爾的街道上沒什麽車輛往來了,朴珍榮在段宜恩公司樓下停好車時周圍空無一人,只有路對面還燈火通明的建築門口站著個修長的身影。朴珍榮硬要留給段宜恩的衣服是件純黑色的毛呢大衣,按著段宜恩的尺碼買的,穿在他身上不能再合適了。大衣釦子沒繫,同樣黑色的細領帶扯松了些,襯衣領口也敞著兩顆釦,優秀的頸線一覽無餘。耳朵凍的通紅也不忘記扮酷,手指間還夾著一隻明滅閃爍著的香菸,低頭吸菸時眉頭還輕皺著,隨即呼出縹緲的白色煙霧。

  阿西。讀書人朴珍榮在心裡罵了一句,要風度不要溫度段宜恩排第二誰敢爭第一?

 
  段宜恩已經注意到了他,在旁邊的垃圾桶按熄香煙,小跑著過來帶著一陣冰冷的空氣鑽進了副駕駛。朴珍榮看了他一眼,牽過段宜恩的手指放在懷裡暖著。社畜段宜恩覺得人生不會比現在更美好了,僅存的那點加班導致的怨氣也被車廂里屬於朴珍榮的混著自己味道的淡淡木香撫平了。

  段宜恩抽回手來,把原本就松垮的領帶徹底扯開了,又解開一顆襯衣釦,把鎖骨也一併露出來。他一笑,孩子氣的虎牙就明晃晃的閃著光,伸手過去把朴珍榮的安全帶解開,順勢環著他的腰肢攬進懷裡,尖下巴隔著朴珍榮的帽衫擱在他頸窩里。

“珍榮……”

  段宜恩是极會撒嬌的,只對朴珍榮撒嬌。朴珍榮聽著他自己的名字帶著個上翹的小尾音從戀人口中說出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了:段宜恩要親。

  朴珍榮萬般無奈又寵溺地偏過頭,嘴唇觸到段宜恩的鬢角蹭過,伸手環上他肩頭,尋著戀人的唇瓣安撫似的覆上去輕吻一下。段宜恩的嘴唇吻起來一貫的柔軟,剛下班的段宜恩吻起來又和在家裡的不一樣,家裡吻他是溫暖又甜蜜的,現在吻他是有些冰涼、又嚐得了些許菸草的苦澀。

  得了便宜,段宜恩的眼睛亮得根本不像剛加班加到半夜兩點鐘的社畜。車廂裏的海鹽味道逐漸濃郁起來,朴珍榮皺了皺鼻尖,又張口咬著段宜恩的下唇用牙齒磨蹭一回。

“哥真是在哪裡都會發情啊?”

  含糊講了句葷話,朴珍榮才鬆開段宜恩的嘴唇。方才還顯得有些蒼白的唇色已經被牙齒磨出了血色,段宜恩也只是笑著算是默認,眼睛成了一彎月牙:“因為珍榮太可愛了。”

“内。”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但泛紅的耳朵徹徹底底的出賣了朴珍榮。他盯著段宜恩,眨了眨眼睛。

“哥,做吧?”

佣兵xjbPARO

早以前写的,发出来娱乐一下大家



  “呃,好吧,”羽风薰强装着镇定,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朔间桑,用你最后一罐进口甜番茄汁伪装成炸弹是我的错,但是任务为重不是吗?”

  如果不是汪口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的脑袋(压根没开保险),多多尼斯君被那该死的黑毛狐狸指使着、几乎要把他按在地上的话,羽风薰发誓,他一定要离家出走一个月,去和漂亮的小姐姐风流自在。

  朔间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双红瞳盯着羽风,就像吸血鬼审视自己的食物一样,眼神无微不至、结结实实地把羽风薰看得浑身发毛。

  其实朔间零并不是特别在意那最后一罐被改装成炸弹而葬身的进口甜番茄汁,让阿多尼斯君把这家伙抓回来也只是单纯的一时冲动,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副模样。

  原本就松垮垮的领带大概是在挣扎中彻底散开了,衬衣的扣子竟然也被崩掉了两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口,双腿分开几乎直角的程度被压着跪在自己面前,紧绷绷的裤子把大腿内侧的肌肉线条勾勒得一览无余。

  真是好腿,朔间零保持着那副高深莫测的笑面虎表情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然后开口叫汪口和阿多尼斯君去休息。

  羽风薰没敢起来,因为朔间零走过来,蹲在他的面前,笑眯眯地问道:

  “薰君,打算用什么来补偿呢?”

  门前的深色脚垫被掀开,备用钥匙像往常一样藏在下面,御村托也捡起那枚钥匙,将垫子仔细地铺回原位,熟练地打开房门。

  成濑领不在家,御村托也是知道的。他还穿着校服,怀里抱着一束盛开的百合,原本在成濑领床头的那些他上次带来的花朵已经有些枯萎破败了,成濑不擅长照顾这些娇嫩的花儿,御村也是知道的。

  透明的蓝调花瓶清洗过后换上了新的清水,那几支百合被安置在这里,重新摆放在床头柜上。律师的床整理的一丝不苟,色调也是阴沉的黑色,窗帘为了遮光也是深色,衣柜也是深沉的木色。

  御村拉开衣柜,几乎都是款式严肃的正装,狭小的空间中充斥着成濑领的香水味道,不浓,但很好闻,冷调中混合着些许的茶香。少年鬼迷心窍地从衣柜里捧出一件纯白色的衬衣,衣领熨得很平,可能是在洗衣店中拜托店员做的。
 
  他坐在那张有些硬的床铺上,黑色的被单被他压出了细小的褶皱,但是成濑不会介意。他将那件衬衣抖开,将不是那么柔软的布料攥紧在手心里,把脸颊埋了进去。

  这是成濑领的味道,又不是成濑领的味道。

  他不会再回家,照顾御村托也带来的花朵,也再也不会介意他的床和衣柜被弄乱,虽然衣柜里还有他的香水味道,但是再也没有“成濑领”的味道了。

   御村托也是知道的。

Girl's Hobby/OS

拖了四个月 唉

设定天雷滚滚 包括女装/dirty talk/(有后续的)419

很污……大家随便看看吧

不适勿入 不喜勿喷……

以上

ps:我做到了月更,谢谢大家对我的容忍。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2/sh/28a40211-493b-4076-9dfd-3e4b652f9605/c2e72d6b832dc279c43a53aeb43f8b40